要闻

“三文鱼”公开讨论怎么说

日期:2018-08-22        阅读量:2048

随着一则《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的发布,有关虹鳟鱼、三文鱼的话题引发了广泛讨论,上海市消保委于今天下午就此举行公开讨论会。上海市人大代表、消保委委员、消费者代表、专家、行业代表性企业以及团体标准的起草方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等方面都参加了讨论会。
 
相关媒体报道
 
 
协会声音
 
 
消费者对媒体报道的留言评论
 
 
近日相关咨询增加
 
《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发布后,市消保委也接到了消费者的咨询,2018年5月至今共收到消费者咨询165件。
 
消保委微信留言评论
 
 
网络调查
 
为了解消费者对于 “三文鱼定义之争”的看法和意见,我们在市消保委官网微信公众号和腾讯新闻APP上开展了调查。结果显示,有73.46%的消费者喜欢、经常吃三文鱼,83.6%的消费者认为团体标准将淡水养殖的虹鳟鱼归入三文鱼是指鹿为马,误导消费者,73.43%的消费者担心虹鳟被列入三文鱼类别后,企业会借此误导消费者。
 
Q1:您和身边的亲戚、朋友对三文鱼有些什么看法?
 
 
Q2:对于某团体标准将淡水养殖的虹鳟鱼归入三文鱼类别,您对这次事件怎么看?
 
 
Q3:您觉得将虹鳟鱼列入三文鱼类别之后,可能发生的情况是什么?
 
 
讨论议题
 
消费者很想知道虹鳟鱼与“三文鱼”到底是什么关系?
 
消费者对把虹鳟列入“三文鱼”表示担忧,大家怎么看?
 
关于团体标准是否可以定义商品,大家怎么看?
 
各方观点
 
上海海洋大学食品学院水产品加工及贮藏工程主任硕士生导师、教授 陈舜胜:不赞成把虹鳟列入三文鱼。中国农业大百科等精典书里,都没有将三文鱼的种类进行分类。“三文鱼”是一个约定俗成的概念,既然是俗成,就应该保持原来的理解,没有必要扩展。在大面积养殖情况下,虹鳟寄生虫的风险高于深海鱼。
 
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三文鱼分会理事、专家 郑维中:三文鱼是个约定俗成的概念,没有谁能认定俗名对与错。严格来说,把市场上在以三文鱼名义销售的大西洋鲑、虹鳟、粉鲑和其他鲑鱼类每年都在售卖。我们的标准中已经强调,预包装产品的标签要标注原料鱼产地及种名。例:三文鱼(大西洋鲑鱼),三文鱼(虹鳟)。
 
市消保委常务委员、上海联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江宪:按照法律规定,消费者有知情权和选择权。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初衷是好的,不良商家利用了专家的科学精神,混淆了概念。从保护消费者的角度,我同意陈舜胜教授的意见,尊重消费者约定俗成的认识,不让不良商家影响消费者。
 
市人大代表、上海岩土工程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 许丽萍:学术争论归学术争论,消费者需要的是最简单的。从上海市消保委调查结果来看,如果按”团体标准“所说,消费者就可能被误导。
 
市人大代表、城市之光(上海)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爱新觉罗·德甄:消费者有知识局限性,大部分消费者和我观点一样,不可能识别这么多三文鱼的讲法,能否通过标准告诉消费者?约定俗成概念和很多科学知识混杂在一起,对于消费者的理解要求太高了。我呼吁由国家从大的标准进行定义,可能会更好。
 
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理事、顾问 山东大学威海分校海洋学院教授 王亚民:三文鱼出现这么多争议,和不同企业的利益有关联,让谁用三文鱼或不用三文鱼都不公平。从解决问题的角度,我个人的观点是,大家标注好产地名称。但这样做,可能也是对消费者最大的考验,要接受各个种类新的名称。我还是要说,不建议用三文鱼这个名称,来绑架消费者的认识。我建议由执法部门和政府部门加以定义。
 
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副秘书长 陈丽纯:对虹鳟和大西洋鲑做盲测,大西洋鲑的口感相对更油腻一些。但当我们公布名称,消费者更能接受大西洋鲑,反而鳟鱼接受度低。
 
元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华东政法大学兼职教授 江海:在法律中,都有以次充好这种说法。假如在这个团标出来前,有人想买三文鱼,结果买了虹鳟鱼,我有足够的理由去辩驳。而一旦标准正式发布,在庭审阶段就会出现一个比较有趣的局面,因为标准发布,最后认定是否会出现不同。我觉得这是制定标准和立法过程中需要注意的社会实践。
 
市消保委常务委员、上海交运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办公室副主任 蒋为民:很多人分不清“鳟”和“鲑”的区别,深海鱼和淡水鱼有所区别,大家都觉得在寄生虫问题上,深海鱼更安全。网上查询发现,三文鱼相比较虹鳟更贵,老百姓其实是担心两类鱼的差异性,不法商家会不会利用其中空隙,是否存在监管空白?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东海水产研究所农业部水产质量检测中心副研究员 沈晓盛:标准里看不到有关淡水里”三文鱼“寄生虫的数据。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东海水产研究所博士、副研究员 沈盎绿:应当指出三文鱼是狭义的还是广义的,是大马哈鱼还是三文鱼。如果老百姓还是觉得三文鱼就是大西洋鲑鱼,虹鳟就是淡水鱼,我觉得应当尊重老百姓的观点。
 
易果集团副总裁 周辉:在讨论这个问题时,更应该从消费者角度来切入。消费者更关心划不划算,吃不吃亏的问题,品质好不好的问题。如果消费者要虹鳟,应该说明是虹鳟,所有服务都要以消费者为导向。
 
 
 

 

返回